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散文

媒体评论:河里不长鱼 只长GDP

发布日期:2021-11-10 13:08   来源:未知   阅读:

  在陕西安康境内的岚河上,100余公里的河道上建有16座电站,几条支流上也建有10座电站,致使河道断流、鱼类灭绝。(《中国青年报》5月19日)

  报道以“被撕碎的河流”为题,讲述了这条曾以泉鱼、棒棒鱼等特产闻名且鱼群资源丰富的河流如今鱼不聊生的尴尬。小水电站显然是其中的罪魁祸首。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高工刘树坤指出,“引水式电站对生态的破坏是毁灭性的。一条河流只要修一座引水式电站,就可能导致整个生态系统破坏。”在岚河上竞赛式的无序水电开发,所带来的生态危机可想而知。河流断流了,不仅鱼类灭绝了,人类的日子也十分难堪。电站开发导致河道干涸后,祖居于沿河流域的居民也失去了水源,甚至连饮用水也受到威胁。

  一边是河流生态的毁灭性灾难,一边是无法遏制的河流开发热,不知道这显示出了地方政府的决心还是愚昧;“靠河吃河”早已是某些拥有河道的地方政府发展的重要抓手,且大有不可阻挡之势。如几年前陕西平利县委、县政府就提出“以林蓄水,以水发电,以电促工,以工富县”,将小水电作为振兴县域经济的支柱产业来抓,并以此为契机招商引资。由于投资小见效快,私人老板竞相斥资建站,甚至当地还盛传多起倒卖电站开发权的事件。如今仅平利境内数十公里长的岚河干支流上,就共规划了14座电站,已建成和在建的各3座。

  看来,虽然科学发展观推行有日,一些地方甚至还在用“河长制”之类的新型行政管理体制来强化党政官员的河流管理责任,但此举仍未能避免河流被肢解和被撕裂的悲剧。在一些地方政府眼中,念兹在兹的莫过于可观的GDP和税收;而放着好端端的河流让鱼儿优游快乐,更显得太过奢侈。鱼儿呀,子非人,安知人之乐?顾头不顾腚的强力开发之类,不仅体现了私人老板的追求,似乎也更符合某些地方政府的行事逻辑。

  河里不让长鱼,不只令鱼难受令人唏嘘,也使我想起时下国人爱玩的脑筋急转弯。如果有人问:河里不长鱼,长什么?联系各地“靠河吃河”的实际,估计答案也将是五花八门。对于热衷于滥取河沙的人来说,河里长鱼真不如长河沙;对于安康这样酷爱建小水电站的地方来说,河里长鱼不如长水电;而对于更多大力发展旅游的河流流经地来说,河里长鱼不如长出更多的游船……在某些地方政府的幻想中,一网打下去,河里哪怕没有活蹦乱跳的鱼儿,但有令权力和资本笑逐颜开的GDP也就足够了。严辉文

  商讯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