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名言 >

名人名言

江西教师因涉疫言论被拘15天 律师:属个人观点 可行政复议

发布日期:2021-11-15 00:55   来源:未知   阅读:

  据“丰城发布”微信公众号8月11日消息,“10日,我市一名教师张某良在网上以‘无线观察’的用户名发布涉疫情不当言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市公安局及时处置,于8月11日依法对张某良予以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处罚。”

  前述通报称,该教师在发布不当言论后,及时认识到错误,深感后悔,主动删除了网帖,并在原账号向广大网民致歉。

  网传截图显示,“无线观察”此前在一文章的评论区留言称,“扬州面积不算大,人口也不算多,可不可以让扬州试验一下放弃严格防疫,与病毒共存,看看会产生什么结果,这样可以为全国后期防疫提供借鉴,仅仅是建议,勿喷。”

  澎湃新闻注意到,8月11日下午,涉事教师在个人账号“无线观察”发布一则致歉声明:“昨天我发的评论(扬州疫情)对大家造成了伤害,我当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感到很后悔,所以马上删除了;在此我向大家表示深深的歉意;我诚恳接受处罚,今后一定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

  网友“才良朱律师”在微博发表评论称,“一个教师仅仅在网上发表一个建议,合不合理自有网民评判,过于离谱的言论自有眼睛雪亮的群众去批判嘛,就被行政拘留十五天,确实太过分了!”

  有网友“Lawyer火火”表示,既然是建议,因专业不同,阅历不同,自然有高下优劣之分。离谱的、不科学的,你不采纳便是了,为何动辄处罚,还可能夺人工作,毁人名誉。

  但也有网友称,“让扬州放弃严格防疫”“试验一下”,“这个老师既不是防疫专家,也不是医疗相关人士,何来的权利(力)去做这种影响几千万人的提议?这需要付出代价。”

  网友“扬州房在国”发表文章称,“从7月28日开始,我们自觉困在家中,没有让疫情溢出扬州城。当外地无聊的网民八卦着明星,我们忍受着缺乏物资的艰苦。在我们苦苦与病毒决斗的关键,江西‘无线观察’的XX,你可以冷漠无视扬州的灾情,但请你不必恶语伤人。这世间一粒灰尘,掉在任何地方,都是一场灾难。”

  有律师认为,涉事教师“让扬州放弃严格防疫”言论系个人意见,在医学讨论范畴;当事人若对行政处罚不服,可以提出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

  8月12日,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丁金坤告诉澎湃新闻,从现有报道来看,“无线观察”这位网友在网上所发的“让扬州放弃严格防疫”言论是对防疫提出建议,属于公民对社会事务发表言论。该个人意见,也在医学讨论范畴,并不会扰乱社会秩序,所以公安无须介入,对其的处罚是“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虞元坚告诉澎湃新闻,从网传的截图来看,严格意义上说,网友这番言论只属于发表个人观点,言辞没有很激烈,并没有侵害到他人权益以及严重扰乱公共秩序,警方无需介入。被处罚的网友如果对行政处罚不服,可以提出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

  据新华网此前报道,不当言论该如何界定,有何评判标准呢?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韩英伟介绍,所谓不当言论即为不正当、不恰当、不合适的言论。在当前网络环境下,自媒体发展日新月异,出现不当言论的情形多之又多,但是并非所有的不当言论都应该以法律意义上衡量标准进行界定,还存在其他标准诸如社会道德、文化、风俗习惯上等。

  “因此,不当言论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种,产生一定的不良影响,仅仅违反人们普遍接受的道德价值标准,还没有达到法律评价的标准;第二种,违背了人们的一般价值标准,尚未严重损害社会秩序、个人尊严;第三种,与人们的价值标准的认同范围背道而驰,超出了法律秩序容忍的程度,违反了法律规定。”韩英伟说。来源:澎湃新闻

  江西丰城一名教师因不当涉疫言论遭行政拘留15天,一些人扒出他已删掉的那些帖子,绝大多数人看后都认为他的话的确挺出格的,尤其与他的教师身份不符。不过因为说了这些话,他是否就应该被近乎顶格行政拘留,网上意见出现了分歧。

  老胡认为,这当中的确存在一些争议空间,如果被行拘者申请行政复议的话,或许能有更加权威的结论得出,但是目前没有看到那名涉案教师申请行政复议的报道。

  在不掌握更多案件细节的情况下,老胡想说,公众对此案的关心,以及一些不满,值得重视。建议丰城市公安机关对此案进一步调查,向社会提供更多信息,以安人心。

  抛开此案,人们当前对一些基层政府针对不当言论过度执法有一些实际担心甚至抱怨,而且从各地不时出现的报道看,这种现象在个别地方的确存在。无论从依法治国的角度还是从尊重人民群众权利的角度,这个问题都值得加以认真研究,维护法律的准确性,也为促进以法律和公德为基础的社会和谐。

  老胡个人主张,只要言论不超过社会的底线,也不是违法的,而是针对具体事件的不当评论或者怪话,应尽量以批评教育的方式加以处理,违反纪律的按照违反纪律处置,限制那些言论传播即可,轻易不要对发表了那些不当言论的人给予行政司法处罚。

  这与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维护网上正常秩序并不矛盾。不随意对不当言论做出严厉的定性,不轻易提升处理它们的手段级别,这对我们社会提升内在免疫力,维护各种活力所需的空间将产生长期效果,值得我们不断探索并总结经验。

  8月6日,针对安徽含山执法人员查处校外培训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引发舆论关注。

  当地回应称有人违反防疫规定,组织多名学生聚集补课,其中一个房间敲了10多分钟拒不开门,不得已破门而入。

  然而视频却显示,执法人员又是飞脚踹门又是多次掐脖,还把涉事老师推搡出去训诫。

  对此,有网友就表示,执法过程中执法人员的言语和动作粗暴,当着这么多孩子的面,缺乏对人的尊重。

  网传视频显示,先是一名戴防疫红袖章的男性工作人员踹开门,身后跟着几名警察。

  教室内拉着窗帘,能看到的地方大概有三排课桌,10多个人,有学生没有戴口罩。

  该工作人员掐着一男性教师的脖子将他带到另一间教室,并称“这里面多少孩子啊,出事你能负担得起吗?敲门你还不配合,这还了得啊?”

  对此8月6日上午9时许,安徽省含山县人民政府发布情况说明,称该办学场所严重违反含山县疫情期间暂停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的相关规定,依规责令其立即关闭并接受处理。执法当时因敲门十分钟无果,不得已破门而入;对执法过程中个别工作人员执法方式简单、急躁、不规范的问题,将认真对待、严肃处理。

  8月5日上午10时,含山县环峰镇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城区一处房屋内,有人违反防疫规定,组织多名学生聚集补课。社区工作人员到现场后责令立即关停,现场负责人贾某某当场承诺关闭。

  当天下午2:40,环峰镇再次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学生还在同一场所集中补课。公安民警和防疫人员赶赴现场后,将30多名学生劝解疏散,其中一个房间敲了10多分钟拒不开门,不得已破门而入,将在环境密闭中未佩戴口罩的18名学生劝导疏散。

  经调查,该场所无办学许可证,且严重违反含山县疫情期间暂停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的相关规定,已责令其立即关闭并接受处理。对执法过程中个别工作人员执法方式简单、急躁、不规范的问题,我们将认真对待,严肃处理。

  涉事教师贾某某告诉武汉晨报记者,事发于5日下午3点,他正在向初一学生教授英语,踹门而入者是社区防疫人员。

  近日因疫情防控要求,安徽省含山县所有教培机构、网吧、酒吧等场所暂停营业。

  为了暑假补课班能够正常进行,贾某某将补课班大门关闭,让学生从后门一小区内进出以躲避检查。

  贾某某回忆,听到有防疫人员进入补课班他很害怕,心存侥幸想着与学生们不发出声音就不会被发现,于是将教室门反锁。

  因为贾某某拒绝开门,于是有防疫人员强行踹开教室门将吴鸣掐脖,“我没有想到他会把门踹开,那一刻我都懵了,他过来就捏住了我脖子,把我撕扯了出去训诫。”

  在贾某某看来防疫人员对他掐脖只是因为太生气,最后也没有对他进行处罚只是训诫,“我很能理解他抓我脖子,我也觉得很抱歉,我不应该在防疫期间开设补课班,也不该锁门逃避。”

  贾某某解释,近两年因疫情原因补课班收入并不好,亏损严重,目前在外有100多万的负债,其中网贷和信用卡这个月马上要到期却还不上,“如果不是为了还钱,我一定不营业。”

  贾某某说他只希望在疫情防控结束后复工不受影响,“我今天已经给一个家长退还了费用。社区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别担心等待复工就好。“

  另据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网传1分多钟的视频结尾,贾成进向执法人员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照片,视频中其个人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都可见。“当时是有人拍,我也不知道视频是怎么流出的。”贾某某表示。

  8月6日上午,含山县教育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确认,涉事教育机构名叫青聪教育,上述教师贾某某并非公办学校在职教师,事后贾某某也已经承诺不再违规补课。

  青聪教育开设在含山三中旁边的学府春天小区内,该小区属于学区房。附近的商家告诉新京报记者,青聪教育并未被贴封条,周边至少有五家教育培训机构。

  事实上,7月25日,含山县教育局曾发布《关于立即暂停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的通告》,要求暂停任何形式的线下教育培训。

  贾某某称,“我7月25日开始停了一周,但是因为有很大的经济压力,而且也有家长催我,这周又复工了。”

  对此,青聪教育的另一位老师也是该教育机构法定代表人王燕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南京疫情暴发接到教育局停课通知后,青聪教育第一时间就停课了,停了十多天,但有教育培训机构一直未停止上课,“后来看别的辅导班开课了,也没人管,所以我们也继续上课。”

  王燕介绍,当时只有贾老师一个人复课,其他老师还是处于停课状态。原因是贾老师带了一个初一英语的班级,这个班级的学生英语成绩不及格,家长很着急,催着老师在初二开学前把初一英语再教一遍。王燕表示,当时教室里有18名学生,隔壁教室有5个高中生在问问题,贾老师的助理在给他们答疑。

  以含山这起案例为例,违反含山县疫情期间暂停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的相关规定,且拒不开门,当然应该受到处理。但是,有关人员在执法时是否有必要动用粗暴手段把门踹开?是否有必要对涉事老师动手?在场的有很多学生,他们目击老师被如此对待,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

  既然是为了防控疫情,有关人员在查处违规行为时,更应以身作则,注意做好自身防疫工作。但从视频看,相关人员中也有不戴口罩的,这显然不妥。

  据报道,涉事老师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他在疫情防控期间“顶风作案”,“目前正在家中休息”。守防疫规定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培训老师不能越界。国家正在治理校外培训乱象,培训机构更应严格遵守相关规定。

  一言以蔽之,违规补课应被处理、粗暴执法也应被处理。遵纪守法,把精力放在疫情防控上,不越界、不裹乱、不添麻烦,我们才能取得更显著的防控效果。